古代英雄的石像     葉紹鈞

 

        為了紀念一位古代的英雄,大家請雕刻家給這位英雄雕一個石像。

        雕刻家答應下來,先去翻看有關這位英雄的歷史,想像他的容貌,想像他的性情和氣概。雕刻家的意思,隨隨便便雕一個石像不如不雕,要雕就得把這位英雄活活地雕出來,讓看見石像的人認識這位英雄,明白這位英雄,因而崇拜這位英雄。

        功到自然成。雕刻家一邊研究,一邊想像,石像的模型在他心媞朮尼髡角F。石像的整個姿態應該怎樣,面目應該怎樣,小到一個手指頭應該怎樣,細到一根頭髮應該怎樣,他都想好了。他的意思,只有依照他想好的樣子雕出來,才是這位英雄的活生生的本身,不是死的石像。

        雕刻家到山堭臚F一塊大石,就動手工作。他心埵陴{成的模型,雕起來就有數,看著那塊大石,甚麼地方應該留,甚麼地方應該去,都清楚明白。鋼鑿一下一下地鑿,刀子一下一下地刻,大小石塊隨著紛紛往地上掉。像黃昏時星星的顯現一樣,起初模糊,後來明晰,這位英雄的像終於站在雕刻家面前了。真是一絲也不多,一毫也不少,正同雕刻家心媟Q的一模一樣。

        這石像抬著頭,眼睛直盯著遠方,表示他的志向遠大無邊。嘴張著,好像在那堻菕u啊!」左胳膊圈向堙A堅強有力,彷彿攏著他下面的千百萬群眾。右手握著拳,向前方伸著,筋骨突出像老樹幹,意思是誰敢侵犯他一絲一毫,他就不客氣給他一下子。

        市中心有一片空場,大家就把這新雕成的石像立在空場的中心。立石像的台子是用石塊砌成的,這些石塊就是雕刻家雕像的時候鑿下來的。這是一種新的美術建築法,雕刻家說比用整塊的方石墊在底下好得多。台子非常高,人到市堥荂A第一眼望見的就是這石像,就像到巴黎去第一眼望見的是那鐵塔一樣。

        雕刻家從此成了名,因為他能夠給古代英雄雕一個石像,使大家都滿意。

        為了石像成功曾經開一個盛大的紀念會。市民都聚集到市中心的空場,在石像下行禮,歡呼,唱歌,跳舞;還喝乾了幾千酒,擠破了幾百身衣裳,摔傷了很多人的膝蓋。從這一天起,大家心埵陶o位英雄,眼埵陶o位英雄,做甚麼事情都像比以前特別有力氣,特別有意思。無論誰從石像下經過,都要站住,恭恭敬敬地鞠個躬,然後再走過去。

        驕傲的毛病誰都容易犯,除非聖人或傻子。那塊被雕成英雄像的石頭既不是聖人,又不是傻子,只是一塊石頭,看見人們這樣尊敬他,當然就禁不住要驕傲了。

        「看我多榮耀!我有特殊的地位,站得比一切都高。所有的市民都在下面給我鞠躬行禮。我知道他們都是誠心誠意的。這種榮耀最難得,沒有一個神聖仙佛能夠比得上!」

        他這話不是向浮游的白雲說,白雲無精打采的,沒有心思聽他的話;也不是向搖擺的樹林說,樹林忙忙碌碌的,沒有工夫聽他的話。他這話是向墊在地下面的伙伴大大小小的石塊說的。驕傲的架子要在伙伴面前擺,也是世間的老規矩。但是他仍然抬著頭,眼睛直盯著遠方,對自己的伙伴連一眼也不瞟,這就見得他的驕傲是太過了分。他看不起自己的伙伴,不屑於靠近他們,甚至還有溜到嘴邊又咽回去的一句話:「你們,墊在我下面的,算得了甚麼呢!」

        「喂,在上面的朋友,你讓甚麼東西給迷住心了?你忘了從前!」台子角上的一塊小石頭慢吞吞地說,像是想叫醒喝醉的人,個個字都說得清楚,著實。

        「從前怎麼樣?」上面那石頭覺得出乎意料,但是不肯放棄傲慢的氣派。

        「從前你不是跟我們混在一起嗎?也沒有你,也沒有我們,咱們是一整塊。」

        「不錯,從前咱們是一整塊。但是,經過雕刻家的手,咱們分開了。鋼鑿一下一下地鑿,刀子一下一下地刻,你們都掉下去了。獨有我,成了光榮尊貴的、受全體市民崇拜的雕像。我高高在上是應當的。難道你們想跟我平等嗎?如果你們想跟我平等,就先得叫地跟天平等!」

        「嘻!」另一塊小石頭忍不住,出聲笑了。

        「笑甚麼!沒有禮貌的東西!」

        「你不但忘了從前,也忘了現在!」

        「現在又怎麼樣?」

        「現在你其實也並沒有跟我們分開。咱們還是一整塊,不過改了個樣式。你看,從你的頭頂到我們最下層,不是黏在一起嗎?並且,正因為改成現在的樣式,你的地位倒不安穩了。你在我們身上站著,只要我們一搖動,你就不能高高地…」

        「除了你們,世間就沒有石塊了嗎?」

        「用不著費心再找別的石塊了!那時候就沒有你了,一跤摔下去,碎成千塊萬塊,跟我們毫無分別。」

        「沒有禮貌的東西!胡說!敢嚇唬我?」上面那石頭生氣了,又怕失去了自己的尊嚴,所以大聲吆喝,像對囚犯或奴隸一樣。

        「他不信,」砌成台子的全體石塊一齊說,「馬上給他看看,把他扔下去!」

        上面那石頭嚇了一跳,顧不得生氣了,也暫時忘了自己的尊嚴,就用哀求的口氣說:「別這樣!彼此是朋友,連在一起黏在一起的朋友,何必故意為難呢!你們說的一點兒也不錯,我相信,千萬不要把我扔下去!」

        「哈!哈!你相信了?」

        「相信了,完全相信。」

        危險算是過去了。驕傲像隔年的草根,冬天剛過去,就鑽出一絲絲的嫩芽。上面那石頭故意讓語聲柔和一些,用商量的口氣說:「我想,我總比你們高貴一些吧,因為我代表一位英雄,這位英雄在歷史上是很有名的。」

        一塊小石頭帶著譏笑的口氣說:「歷史全靠得住嗎?幾千年前的人自個兒想的事情,寫歷史的人都會知道,都會寫下來?你說歷史能不能全信?」

        另一塊石頭接著說:「尤其是英雄,也許是個很平常的人,甚至是個壞蛋,讓寫歷史的人那麼一吹噓,就變成英雄了;反正誰也不能倒過年代來對證。還有更荒唐的,本來沒有這個人,明明是空的,經人一寫,也就成了英雄了。哪吒孫行者,不都是英雄嗎?這些雖說是小說堛漱H物,可是也在人的心堬洃F根,這就小說跟歷史也差不了多少。」

        「我代表的那位英雄總不會是空虛的,」上面那石頭有點兒不高興,竭力想說服底下的那石頭,「看市民這樣紀念他,崇拜他,一定是歷史上的實實在在的英雄。」

        「也未必!」六七塊石頭同時接著說。

        一塊伶俐的小石頭又加上一句:「市民最大的本領就是紀念空虛,崇拜空虛。」

        上面那石頭更加不高興了,自言自語地說:「空虛?我以為受人崇拜總是光榮的,難道我上了當…」

        一塊小石頭也自言自語地說:「我們豈但上了當,簡直受了罪—一輩子墊在空虛的底下…」

        大家不再說話了,像是都在想事情。

        半夜堙A石像忽然倒下來,像游泳的人由高處跳到水堙C離地高,摔得重,碎成千塊萬塊。石像,連下面的台子,一點兒原來的樣子也沒有了,變成了大大小小的石塊,堆在地上。

        第二天早晨,市民從石像前邊過,預備恭恭敬敬地鞠躬,可是空場中心只有亂石塊,石像不知哪堨h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說不出一句話,無精打采地走散了。

        雕刻家在亂石塊旁邊大哭了一場,哀悼他生平最偉大的傑作。他宣告說,他從此不會雕刻了。果然,以後他連一件小東西也沒雕過。

        亂石塊堆在空場的中心很討厭,有人提議用它築市外往北去的馬路,大家都贊成。新路築成以後,市民從那堥哄A都覺得很方便,又開了一個慶祝的盛會。

        晴和的陽光照在新路上,塊塊石頭都露出笑臉。他們都讚美自己說:

        「咱們真平等!」

        「咱們一點兒也不空虛!」

          「咱們集合在一塊兒,鋪成真實的路,讓人們在上面高高興興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