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愛    冰心

 

        有一次,幼小的我,忽然走到母親面前,仰著臉問說:「媽媽,你到底為甚麼愛我?」母親放下針線,用她的面頰,抵住我的前額,溫柔地、不遲疑地說:「不為甚麼,─只因你是我的女兒!」

        小朋友!我不信世界上還有人能說這句話!「不為甚麼」這四個字,從她口婸‘X來,何等剛決,何等無回旋!她愛我,不是因為我是「冰心」,或是其他人世間的一切虛偽的稱呼和名字;她的愛是不附帶任何條件的,唯一的理由,就是我是她的女兒。總之,她的愛是屏除一切,拂拭一切,層層的麾開我前後左右所蒙罩的,使我成為「今我」的元素,而直接的來愛我的自身!

        假使我走至幕後,將我二十年的歷史和一切都變更了,再走出到她面前,世界上縱沒有一個人認識我,只要我仍是她的女兒,她就仍用她堅強無盡的愛來包圍我。她愛我的肉體,她愛我的靈魂,她愛我前後左右、過去、將來、現在的一切!

        天上的星辰,驟雨般落在大海上,嗤嗤繁響;海波如山一般的洶湧;一切樓屋都在地上旋轉;天如同一張藍紙捲了起來;樹葉子滿空飛舞,鳥兒歸巢,走獸躲到牠的洞穴:萬象紛亂中,只要我能尋到她,投到她的懷堙A── 天地一切都信她!她對於我的愛,不因著萬物毀滅而變更!

        她的愛不但包圍我,而且普遍的包圍著一切愛我的人;而且因著愛我,她也愛了天下的兒女,她更愛了天下的母親。小朋友!告訴你一句小孩子以為是極淺顯、而大人們以為是極高深的話:「世界便是這樣的建造起來的!」

        世界上沒有兩件事物是完全相同的;同在你頭上的兩根絲髮,也不能一般長短。然而── 請小朋友們和我同聲讚美!只有普天下的母親的愛,或隱或顯,或出或沒,不論你用斗量,用尺量,或是用心靈的度量衡來推測,我的母親對於我,你的母親對於你,她的和他的母親對於她和他,她們的愛是一般的長闊高深,分毫都不差減。小朋友!我敢說,也敢信:古往今來,沒有一個敢來駁我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