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     余光中

 

傳說北方有一首民歌

只有黃河的肺活量能歌唱

青海黃海

    也聽見

    也聽見

 

如果黃河凍成了冰河

還有長江最最母性的鼻音

從高原到平原

    也聽見

    也聽見

 

如果長江凍成了冰河

還有我,還有我的紅海在呼嘯

從早潮到晚潮

    也聽見

    也聽見

 

有一天我的血也結冰

還有你的血他的血在合唱

A型到O型

    也聽見

    也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