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後悔的選擇 (節錄)

           ──  記青年科學家陳章良博士           王堅敏  韓玉琪

 

        陳章良,一個中國農民的兒子,以其倔強的性格,不撓的努力,進入了國際科學殿堂。1028日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總部授予他「1991年國際傑出青年科學家獎」。

        陳章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年輕的教授,用自己傑出的成就,向全世界表明,在第三世界中國的黃土地上,也能夠做出世界一流的科學貢獻。

        榮譽、鮮花,潮水一般湧向陳章良。他躋身世界,就像一顆刻有「中國」字樣的「新星」,升起在太平洋的西岸,光彩奪目。

        一時間,來自世界各地的邀請,紛紛在北京大學匯總。有日本美國的,也有意大利印度的;有邀請參加各種學術活動的,也有冠以各種頭銜的。

        「面壁十年圖破壁」。今年剛剛30歲的陳章良在科學界站起來了!中國生物科學家在國際高技術競爭中站起來了!

        有人說,陳章良是個幸運兒:28歲就晉升為北京大學教授。他還是我國「863計劃」專家委員會最年輕的委員,中國科協常委,歐美同學會副會長……

        其實,他曾經是一個被貧困和不幸陪伴的苦孩子。

        陳章良的家,坐落在福建沿海的一個小村。父母隻字不識,親屬中沒有一個讀過書。19612月,在自然災害的肆虐中,陳章良降生了。本來就十分貧寒的農家,又增添了新的困難。

        陳章良從小虛弱多病,一貧如洗的父母無力解決他的溫飽問題,更無錢為他治病。不滿周歲,善良的父母就將他托付給了遠房親戚。

        「那時的日子很苦,家堳D常清貧。」陳章良不願翻「陳年舊帳」,他說,「這就像我們的國家現在的的確確比人家窮。但窮也要窮得有骨氣、有志氣。這就是我的家庭留給我的唯一財產。」

        憑著這一巨大的精神財富,陳章良福建農村泥濘的路上,一步一步走向了世界。

        9歲那年,陳章良第一次跨進校門。從智力開發的角度看,已浪費了許多美好時光。但這個倔強的孩子,十分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靠著獎學金和減免學費,讀完了小學、中學、大學,走上了一條與父輩截然不同的生活道路。

        1983年,陳章良考取了美國 密蘇里州 華盛頓大學生物和醫學部的研究生。

        初到華盛頓陳章良並不引人注目。與那些來自各國名牌大學的學生相比,陳章良「先天不足」,其中英語方面的差距最大。而最令陳章良難受的,正如他所說:「在國內你很難對中國的落後有準確的認識,出去之後就發現,我們這麼一個大國在國際上未具備其應有的地位。這時,一種危機感、緊迫感便會油然而生。」

        這是一種挑戰,任何退縮和猶豫都無濟於事。

        狹路相逢勇者勝。一年之後的1985年,陳章良歐洲分子學學報上發表了第一篇論文,宣佈採用基因工程的方法首次將大豆蛋白基因成功地轉移到茄科植物矮牽牛中,並使該基因在矮牽牛種子中得到表達。這一研究成果,引起了國際生物學界的廣泛注意。憑實力,華盛頓大學給他頒發了獎學金,美國農業部和能源部等部門也向他提供了相當可觀的科研經費。

        19861987年,陳章良兩次應邀出席了「高登國際會議」。這是展示美國生命科學發展最高成就的重要會議。組委會打破大會發言限定15分鐘的慣例,請他做了長達半個小時的學術報告。

        1987年間,他又發現並証明調控植物胚胎發育的DNA的存在及其功能,被國際同行專家譽為植物分子生物學研究中的里程碑。

        陳章良開始出名了。

        19876月,陳章良在同屆同學中第一個獲得了華盛頓大學的博士學位,如果按正常速度,需再過一年半,他才能獲得這樣的殊榮。

        是立即返回祖國,還是繼續客居美國

        陳章良美國導師懇請他留在美國。幾家著名的美國大學、大公司,願意為他提供優厚的工作和生活條件,爭相高薪聘請,委以重任。

        此時此刻,陳章良心中有數。

        他不會忘懷故國鄉里的企盼,更不能忘記韓敘大使烙在他心頭的那席話。

        記得那一天,韓敘大使請他到中國駐美使館,對他說:「國外研究條件、生活條件都比國內好,你留下我們不反對,但想一想你做的工作,如果能在國內做,國家可以省去一大筆錢到美國買你開發的技術。」

        大使還告訴他,為了跟上世界高技術的發展,國內已製定了「中國高技術研究與發展計劃」(863計劃」),希望他回國參加這項工作,籌建中國第一個「蛋白質工程和植物基因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

        陳章良聽到了祖國的召喚,聽到了祖國進軍世界的號角。

        19878月,這位滿懷報國熱情的青年科學家回到了北京,開始了新的、艱苦創業的歷程。

        在之後的半年堙A陳章良邊建設,邊研究,很快,在北大 未名湖畔建起了一個世界一流的實驗室。1988年初,當美國 華盛頓大學教授、世界著名的植物基因工程專家R. A. Beachy博士來到這堸挳[時,這堛滷囓韝w足以完成當時國際上最新的植物基因工程操作。

        今天,當我們提起這段往事的時候,陳章良說:「這些年我苦苦奮鬥,就是要為中國人爭一口氣,爭一點地位。我出去不是為了向人哭窮,而是要向全世界証明,中國人是有能力的。從美國回來,我很坦然,當年老在那麼困難的條件下毅然回國,我們現在的情形好多了。四年來我從沒有動搖過。回國,這是我永不後悔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