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即食麵   林章偉

 

      一九八一年那年,我大學將快畢業,作為一個工商管理學院的準學士,自己心中在盤算畢業後如何大展拳腳,賺取我的第一個一百萬。當時我春風得意──有夢想、有愛情;上天似乎很眷顧我,但心中不知怎的有些不安,害怕物極必反,害怕會有一些不幸降臨到自己身上。

        不久,我感到腰部劇痛,繼而無法排放小便,於是進醫院接受檢查和治療,誰料這只是噩夢的開始──其後我昏迷了四五天,甦醒後發覺下半身沒有知覺,更不能隨意挪動;而最要命的是,我竟然大、小便失禁,造成不少難堪的場面。

        起初,我對現代醫療科技充滿信心,深信醫生一定能把我醫好;沒料半年後,我的病況仍然沒有起色。終於有一天,病房的顧問醫生帶同一班醫生巡經我的病H,然後停下來向荍睇﹛G「你的病是醫不好的。假如能夠醫好,只能寄望奇蹟。不過這種奇蹟是很少有的!」說完,便頭也不回和隨同的醫生一起離開病房。

      頃刻間,我的思想彷彿停頓了,腦海一空白;跟著便大喊:「為何是我?!」我絕不甘心就此殘廢,我要尋找奇蹟!當時正流行用針灸治病,於是我便轉往廣州求醫,只是過了半年,仍然藥石無靈。我惟有搬到家鄉普寧我大哥家中居住,四出尋覓草藥醫治。

        雖然我的家人四處尋醫覓藥,我的心卻一直往下沉,我已知道復無望,留在鄉間,只不過是逃避現實而已。我覺得自己像個「廢人」,心想留在人世還有甚麼意義?!

      記得中學時代自己曾經思想過「人生」這個問題,但最後終於不了了之。現在這個問題對我生死攸關,我可一定要找出一個答案。於是我從孔子柏拉圖等古哲先賢的教訓開始思想,直到近代的錢穆羅素等人的言論。我歸納出一句說話,原來人生的積極意義就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但我已是「廢人」一個,不單止不能幫助別人,反之更是其他人的負累,我不死還有何用?於是我想到自殺,以了此殘生!

        但「死亡」又究竟是甚麼呢?我選擇死亡,自然想知道人死後將會往何處去。甚麼地獄、天堂,我認為都是一些不能驗證的說法。最後,我接納中國人的傳統想法:「人死如燈滅。」一念及此,我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原來人死之後便甚麼都「沒有」了,那麼我便不用再留在世上受苦!但同時間我又有些不甘心──我不甘心自己一個活生生的人,若死了便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沒有思想、沒有感情、沒有身體……甚至沒有人記得!

        在那些思想掙扎的日子堙A有一個晚上,天氣很寒冷,覺得有些餓,便荇a人給我煮一碗即食麵,堶悼[些青菜和午餐肉。(在當地,這樣的一碗麵是很奢侈的了。)我吃後感覺肚內暖烘烘的非常舒服,更有些意猶未盡。那一刻,突然浮起一個念頭──沒有生命,便不能感受到這種「生之樂趣」了!

        跟荍琲漯B友又專程到鄉間探望我,心底深深感受到他們對我的關懷和愛,叫我體會到友誼的可貴。那時我又想到假如沒有生命,便不可能有這種「生命的交流」了!

        還有一件事,我那時的女朋友,在一個晚上帶來一束玫瑰花,那些花還沒有開,毫不起眼;她把這些花插在瓶內,放在我H前。第二天,我睜開眼,展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束盛開的鮮花。我問自己:這些繽紛燦爛的花朵從何而來?想不到它們原先竟是一些毫不起眼的「小花蕾」。一顆小花蕾也可以孕育出如此燦爛的生命,人的生命何等尊貴,我豈可就此放棄?我頓悟到原來人的生命本身,就是人的生存意義所在;換句話說:「生命的意義就在生命本身。」

        之後我決定回香港,接受生命的挑戰。當然,日子並沒因此變得順遂。回來後,女朋友終於捨我而去,且要面對別人的閒言和無理指責;但因蚢鴷糽R的看法改變,叫我終能一一步過。

        如今,我有自己的事業和家庭,更加入了一個傷殘人士團體做義工,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燃燒自己、照亮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