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鴿      劉白羽

 

        我每天早晨五點半起床,到樓頂平台上散步。

        對於一個人一生的歷程來講,如果說每個一天都是一個新世界,那麼,每天早晨五點半,就是我的新世界的開端,也是我的新世界的最美好的時光。

        夏天,曙光紅透東方,天空那樣莊嚴肅穆,一縷縷金光愈來愈明亮,清風習習,清氣微微,這時,一輪紅日雖未露出,但它的光明已經把城市的一些高樓的玻璃照得熠熠閃光,像有無數把小火炬在跳蕩。

        冬天,這時刻卻還是黑夜沉沉,萬籟俱寂,滿城燈光燦若銀河,北風吹到臉上,令人覺得既清冷又清醒,一顆顆星星像天使的微笑的眼睛,黑夜仿佛有一種魔力,使人與宇宙融洽,油然而生一種崇高感。待到街燈倏然熄滅,淡青的晨曦彌漫而來,是那樣喜人。

        因此,也許比起夏日的黎明,我更愛冬天的晨光。

        不過,冬天也有不如人意之處,就是烏鴉成群。我的高樓旁有一片白楊樹林,一入冬,樹梢上就棲滿烏鴉,儘管樹林在凜冽的寒風中顫抖,烏鴉卻睡得十分酣暢。而後,不知在時間和空間中有一種甚麼神秘的信號,烏鴉便咿呀咿呀叫成一片,旋即從我頭頂上空飛掠而過,烏鴉的聒噪倒不在於它打破黎明的岑寂,而在於它確實刺耳難聽。烏鴉竟是那樣多,一群群,一陣陣,就如同一團一團黑雲,一下破壞了天空的色調,而污染了晨曦。但它們卻儼然以迎接黎明的使者自居,一邊飛一邊還排洩下一些穢物,在許多好看的屋頂廊檐上留下斑斑白跡,實在可惡。但是,有一個早晨,正當烏鴉群飛之時,我忽然發現,到我家樓頂平台的短牆上立著一隻鴿子,它那潔白的羽毛,白得十分耀眼,我一看,心靈一動,放輕腳步。

        白鴿啊,它是那樣安詳、幽靜、自如。鮮紅的短喙、金黃的眼圈,一身毛葺葺的羽毛,使得這隻鴿子在頭上飛旋的烏鴉的襯映下,顯得特別的美麗、異常的聖潔。

        在它身上晨曦之光由青色變為淡紅,白羽毛好像在發出一種柔和的光亮。說也奇怪,一剎那間,那些烏鴉的聒噪好像消失了,那些鬼怪的黑影也不見了,似乎是那些烏鴉在白鴿面前也自慚形穢,也從而銷聲匿跡了。

        我的心情由喜悅變為尊敬,你想,你是這隻白鴿,它振其健美之羽翼,憑其堅定之信念,認定一個明確的目標,不怕長途跋涉,向千里萬里之外飛去,又從千里萬里之外飛回,給人們帶回珍貴的信息,可它不像烏鴉那樣聒噪喧天,而只沉默不語,站在那堣@動不動,偶爾側轉一下頭,而後又凝然遠視。

        紅色曙光上升,一片陽光照射而來。這時,白鴿飛起來了,像一小團白雪,像一小片白雲,向那陽光灼亮的地方飛去,這時我的心好像也冉冉地隨它飛去了。它向遠方飛去,成為一個小白點,隨即消失在灑遍人間的日暉之中了。由於觀賞這隻白鴿,我推遲了散步的時間,可是,我覺得這一個冬日的晴空,特別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