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給我十年      江濤

 

        這是一個晴朗的冬日,天藍得讓人暈眩。我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數著輸液器中滴下的滴劑,一滴、兩滴、三滴……

        住進學校醫院以後,病情一直在加重,開始還能每天下床走一走,到現在必須臥床吸氧了。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晚期肺癌嘛,意味死刑¾¾緩期執行。

        外面醫生辦公室的門好像開了,隱約傳來母親的啜泣聲:「這樣孩子不就完了嗎?」「是很危險,可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你一定要鎮靜,在孩子面前不能哭!」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母親和護士長走了進來。母親的眼睛已經哭紅了,但強裝出笑臉:「孩子,明天咱們去通縣北京腫瘤醫院。大夫說你的病能治好!」護士長微笑著說:「江濤,晚上想吃點什麼?我去給你做,醬牛肉嗎?這可是我最拿手的。」我向護士長道謝。母親說:「孩子,你想吃什麼,媽去給你做。」

        我看著窗外藍藍的天說:「媽,我想去陽台上走走。」

        「這可不行,你身體太弱。」母親說。「我想去!我想曬曬太陽,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我心想:這也許是最後一次了。

        「那也要等滴劑滴完啊!」護士長說。

        好不容易滴完了,母親幫我穿上棉衣棉褲,扶著我蹣跚地來到陽台上。冬天冰涼的空氣使我精神一振。陽台對面正是學校的荷塘,現在已經結了冰,年輕的男女學生們的身影在上面穿梭著。塘中的小島也完全被積雪覆蓋了,到處都是白色。在這一片白色中,姑娘們身上鮮艷的羽絨服就格外顯眼了。

        我不禁想起了我生長的故鄉¾¾長春,那兒的雪比這媮棜n大,還要厚。五年前,在長春,也是在冬天,也是在一場大雪之後,當我踏著厚厚的積雪走進高中教室的時候,發現同學們正用一種奇特的眼光在看我。正納悶時,物理老師告訴我:「你獲得了省物理競賽一等獎,將代表咱們省去天津參加全國中學生物理競賽。」

        天津清華大學招生辦的老師看到我的「全國青少年軟件交流會」的獲獎證書時,告訴我:「你已經被清華大學免試錄取了,系和專業隨你挑。」就這樣,我進入了嚮往已久的全國最高學府。

        大學的四年是積累知識最快的四年,也是我思想趨向成熟的四年。我不僅以優秀的成績學完了各門課程,課餘時間編的計算機軟件還獲得了科技作品獎。在樂隊塈甯O出色的樂手;在學生會我是稱職的組織者;在古典吉他大獎賽中,我是亞軍獲得者。在短短的半年中,我參加了托福、GRE綜合及專業考試,取得了令人羨慕的成績。還有半年就將畢業了,正是該大展鴻圖的時候,誰想到竟會……

        夜堙A我失眠了,想著這可能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夜晚中的一個夜晚了。看來母親也睡不著,每隔十幾分鐘便起來看我的被子是否蓋好。我趕緊閉上眼睛,心堣@陣發酸。小時候生病,母親就是這樣沒日沒夜地守在我身旁,沒想到20多歲了還要母親這樣照顧。父母為兒子操勞一生,我曾想過等工作後要好好照顧父母,可如今……命運是多麼不公平啊!

        確診之後,我有過一段時間的恐懼。那時候,父親告訴我,一個男子漢在他死的前一天也要做到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我按父親的話去做了,因為,我該是個男子漢了!而此刻我的心堨u有遺憾,我在心婸﹛G「上帝啊,請再給我十年吧!我保證會讓你為我驕傲的!」……

        一轉眼,兩年半過去了,我一次又一次闖過了鬼門關,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各種痛苦。我學會了以一種超脫、樂觀的態度面對死亡與病痛,學會了像過去鼓勵我的老病友那樣去鼓勵喪失信心的新病友,學會了在孤獨與寂寞中尋找歡樂。

        精神好的時候,我開始聽音樂,看書,從中體會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探求生活的真正意義。音樂給了我最大的慰藉和鼓勵。耳機中傳來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命運》。這是我過去常聽的一支曲子,但此刻聽到它卻有一種無可名狀的激動。我在心媢鵀菑v說:「要活下去呀!在陰曹地府,哪會有這麼動人的音樂啊!」而在閱讀中,我萌發了寫作的念頭。不知不覺中,一本本筆記本被我寫滿了。

        從此,音樂和寫作成了我的精神支柱。在患病的第三個冬天,我從北京電台中聽到《音樂與我》的徵文消息,幾乎沒假思索,便把自己對生活對音樂對世界的愛和留戀化為一篇《愛的羅曼斯》。出乎我的意料,它獲得了一等獎。更出乎我的意料,人們對我這樣一個重病纏身的青年所做出的這一微不足道的成績給予了高度的重視和關懷。電台工作人員還來醫院探望我;《為您服務》的記者和編輯們為我尋醫找藥;步履蹣跚的老媽媽帶著補品來看我;熱情煥發的年輕人送來磁帶;五十年代北京大學的一位畢業生以他年輕時與心臟病鬥爭的經歷鼓舞我;我父母的單位,中國紡織科學研究院為我發起了募捐;連幾歲的孩子也獻出了自己的壓歲錢……

         如今,我又結束了一個療程的放療,病情得到了緩解。我還在寫,還在閱讀,還在彈心愛的吉他,我的心臟還在隨著祖國前進的脈搏跳動……我在心婸﹛G「再給我十年吧!我會讓你們為我驕傲的!」